首页 单曲 套曲 视频 工具 音乐人

Trap的王者——Diplo

分类: 电音科普

日期:2022-10-22

Trap的王者——Diplo

Diplo的作品总是走在潮流的尖端,当派对的子民还在为Trance和House狂欢的时候,Diplo已经在开发在当时还属于新曲风的Trap。


很难定义Diplo是谁,因为在当今的流行文化中没有像他这样的人物。他是一位来自美国的明星DJ、Producer、厂牌主理人,甚至还是个模特,曾出现在Calvin Klein的内衣广告中。


这个男人2015年被美国音乐杂志「SPIN」授予「年度最佳DJ」头衔。说到这位现役传奇,有个数学公式来表示——1/3 Major Lazer = 1/2 Jack Ü = Diplo。


今天介绍的这位重量级卡司——Thomas Wesley Pentz,艺名Diplo,是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的DJ和Producer之一,因小时候迷恋恐龙,所以给自己起了一个Diplodocus的绰号,简化后成为他的艺名Diplo。


很多DJ在刚起步的时候都都过着比较贫困的生活,Diplo也不例外。在声名大噪前,Diplo为了赚取资金以支持自己的梦想,也曾做过不少工作,像是社工、补习班老师、电影院打杂等等。


和那些出身北欧的知名DJ不同,Diplo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。他的家乡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,没有先锋艺术的熏陶,也没有最新的音乐演出。




在密西西比出生的Diplo,从小深受迈阿密的音乐文化熏陶。1997年入学Florida中央大学,随后搬至费城的Temple大学继续了他的学业,也就是在这儿,Diplo邂逅了DJ这个职业。


在费城派对圈打滚多年后,2003年,Diplo与好友DJ Lowbudget成立了Hollertronix厂牌之后,开始为当地的派对音乐带来入新元素,并渐渐累积知名度。


在当地躁动一番之后发行了一些Mixtape音乐,其中专辑《Never Scared》甚至在2003年时被纽约时报列为「年度最佳专辑」之一。在2017年的一次采访中被问到如何评价当时在费城的日子,Diplo回答道:“那时候网上什么都没有。我们在费城开了一个叫做Hollertronix的派对,现在听那时候的音乐感觉很廉价。我们把 trap、hip-hop、electro、Miami bass和80s music混在一起。当时的费城是一座工人阶级城市,有很多艺术学校学生,什么人都有,从来不故意装酷,没人在乎时尚这东西。所有的音乐类型在Hollertronix都被打破。白人小孩听Miami bass和baile funk,黑人小孩听Marilyn Manson。”


看着现在Diplo完全帅气的外形和不羁的气质,很难想象,他在20岁的时候其实是个热血青年。他在为红十字会做志愿者的时候,去到了印度。在印度环游的五个月里,他卖掉了一些随身携带的物品,换了一辆破旧的摩托车。就这样,他骑着破摩托车,带着一个小键盘和音响,穿行在印度。一边游荡,一边做音乐。

Hollertronix的成功让Diplo有了经济基础,为了继续发展,他在费城设立了一个多功能的工作室(集合拍摄、录音、厂牌办公室等等)The Musoleum。

这个工作室成立之后便接到了很多歌手如Christina Aguilera、Shakira、M.I.A.、 Santigold、Spank Rock、Plastic Little、Blaqstarr、 Paper Route Gangstaz等的单子,同时这个“巨型”工作室也是很多DJ,如Glass Candy、Skream、Boys Noize、Nicos Gun等来表演的场地。


2004年,26岁的Diplo在南费城举办了一场有影响力的派对后,通过他的首张个人专辑《Florida》巩固了自己作为一名成熟的艺术家的身份,该专辑在后来备受赞誉,但在当时并没有给Diplo带来太多关注。

然而因为这张专辑,他认识了M.I.A。他们成为了恋人,开启了共同音乐生涯的第一段黄金时光。


2006年Diplo创办了厂牌Mad Decent。Diplo从一名DJ开始向制作人的身份转变。

2007年M.I.A发行了专辑《Kala》,这张专辑在当时被各大乐评机构追捧,最后还选入《滚石》评选为最伟大的500张专辑之一。

《Kala》的成功当然离不开“Paper Planes”这支单曲的大热。Diplo通过M.I.A认识了DJ Switch,合作了这支单曲,而它不仅登上Billboard单曲榜第四的位置,并且入围了第 51 届格莱美奖年度录制奖。后还被收入奥斯卡获奖电影《平民窟的百万富翁》的原声带中,这支单曲是Diplo参与创作并制作的,销量超过300万张。




两人相处了5年,期间以恋人保持恋人关系各种合作。然而《Kala》发行一年后两人就分手了,Diplo的音乐事业开始往另外的方向发展。

2010年,Diplo与DJ Switch组建雷鬼电子组合Major Lazer,他要继续他的音乐理想,需要自己独立厂牌能够继续打造优秀的音乐艺人。

同时借由M.I.A的走红,Diplo受到了主流音乐人的关注,他开始有机会给Usher、Bruno Mars、Justin Bieber、Beyoncé等大牌音乐人制作歌曲,让自己音乐打入主流市场。


Diplo的第一张完整的合作性专辑便是和DJ Switch在Major Lazer名下发行的。Major Lazer 前往牙买加发展的原因就是为了将优秀的小众风格传播给众人,为此受到了很多牙买加艺人的支持。用Diplo的话说就是“全世界所有的音乐种类都会被牙买加音乐干掉。”

2011年,Diplo为Beyonce制作单曲《Run the World》,销量超过100万张,巩固了Diplo在流行乐坛的地位,在Youtube上获得了5亿次点击。


同年他与 Chris Brown 的一首说唱作品《Look at me now》入围了第54届格莱美最佳说唱歌曲奖。2013年Diplo荣获Soundcloud最受关注艺术家,这一年他的迷你专辑《Revolution》,同名曲《Revolution》简单的旋律搭配了优美的Vocal,在美国公告牌上首次亮相,排名第68位。

这首歌后来被用于现代汽车的商业广告音乐,并在WWE2K16的主题曲中出现。同年9月15日,Diplo与Skrillex组成双人组合Jack Ü,在圣地亚哥的Mad Decent Block Party首次登場。

2014年与K-POP结合,找來了CL与G-Dragon合作了单曲 《Dirty Vibe》,将TRAP与流行成功地结合在一起,在油管上获得超六千万次观看。此时Diplo开启了个人巡回演出,开始受到各界争相邀约Diplo,出现在各大音乐节。


在2014年Ultra Music Festival上,与Skrillex合组电音天团Jack Ü将Diplo推向了更高的境界并且开创了Trap王朝,当时的表演可以说是为之后的电音投下了一颗震撼弹。

2015年2月,万众期待的Jack Ü推出首张专辑《Skrillex & Diplo Presents Jack Ü》,令电音界挂起了一阵旋风。

许多电音粉丝期待的不再是Hardwell、Afrojack那类的House DJ,而是期待着Jack Ü能为电音蹦出一些新的火花。


Diplo为Jack Ü专辑所注入的非常多自己的想法,让整张专辑并不会被个人音乐特色强烈的Skrillex给覆盖,而整张专辑里面最带有Diplo特色的曲风大概就是与知名Vocal Kai合作的《Mind》。

这一年Jack Ü为Justin Bieber的经典歌曲《Where Are Ü Now》荣获2015年格莱美最佳舞蹈厂牌奖,Billboard榜上排名第八,发行至今点阅率已突破11亿。

另外一首年度重磅冠军金曲《Lean On》,由Major Lazer与来自法国的DJ Snake蛇爷共同制作,出自Major Lazer的第三张专辑 Peace Is the Mission (2015),包括来自丹麦的女歌手MØ主唱。


这首歌从2015年3月2日发行至今,已经被评为Spotify有史以来收听率最高的单曲,这首歌在2015年里,缔造了六亿的收听次数,另外还抢下了如Billboard等诸多音乐流行指标排行榜第一名,于YouTube缔造了三十亿的播放次数,可说是2015年的代表性歌曲无误!该单曲创下了吉尼斯世界纪录,也成为YouTube史上点阅率最高的电音单曲。被时代杂志称为“2015年目前最佳歌曲之一”,并获得双重白金厂牌认证。

2016年,除了受邀NBA中场演出之外,两人共同制作的专辑《Skrillex and Diplo Present Jack Ü》获得2016年Grammy Award「最佳电子舞曲专辑」,与Skrillex并肩合作,让Diplo的音乐事业又更上一层楼。

同年与2015年百大DJ第一名的比利时兄弟党Dimitri Vegas & Like Mike合作的一首 《Hey Baby》,让他再次掳获电音迷的心。跟 Justin Bieber 及 MØ 合作的新单曲《Cold Water》,一释出立刻爆红,攻占各大排行榜好几周,又让Major Lazer的知名度越来越高。跟Showtek合作的Believer和与MOTi、Ty Dolla $ign、Wizkid及Kranium合作的Boom也成为了派对必放的歌曲。

2018年Diplo与澳大利亚创作型女歌手Sia、英国福音歌手Labrinth合组团体LSD,名称取自成员名字第一个字母。LSD目前已释出四首歌,分別是《Mountains》、《Genius》、《Audio》和《Thunderclouds》,《Thunderclouds》更出现在三星Galaxy Note9的广告中。


6月,首部关于Diplo的微纪录片《Florida to California》上线,这部8分钟的微纪录片以私人视角呈现了Diplo的音乐之路——从他在南佛罗里达州开启职业起点,到他在费城名声大噪,成为明星,再到以他现在的工作地命名的EP《California》。很多Diplo的朋友与合作者也都在片中出镜,包括Madonna、Justin Bieber、Snoop Dogg、Post Malone、M.I.A、French Montana、Steve Aoki、Skrillex、A-Trak、DRAM、MØ、Dillon Francis、DJA、Switch、Ariel Rechtshaid、Dre Skull、Lee Scratch Perry等等。

除此以外,在当时霸屏的漫威电影《死侍2》的电影原声带将Diplo与French Montana及Lil Pump合作的新单《Welcome to The Party》被收录在了其中,随同电影的公映一同发布。


作为专业的“Instagram 模特”,Diplo不光在电音领域风生水起,还成功跨入了时尚领域,动不动就去走个红毯什么的,以致于老爹现在的Instagram画风突变。

他与麦当娜一起参加了2015年和2018年的美国纽约Met Gala大都会艺术节,作为表演明星在2019年Joe Jonas和Sophie Turne的婚礼上亮相,在2020年格莱美颁奖典礼上与Lil Nas X贡献了精彩的表演。就像他2014年专辑的标题“Random White Dude Be Everywhere”一样,Diplo的名字无处不在。


Diplo在电音领域的贡献应该是对Trap/TWERK/Moombahton等音乐的推广。汇集于他厂牌之下的DJ、制作人都是特殊的鬼才,有着自己特有的风格,和不拘主流的信念。厂牌的宗旨在于为世界带来更多的音乐种类。

而TRAP等风格正是将这些小众音乐与电子结合的良好媒体,通过这些媒体,使得听众更好地了解到这些不为人知的优秀风格。

音乐文化必须靠着不断的交流,才能够在多元的土壤里绽放创新的花朵。Diplo从走红以后,一直持续地在介绍各种来自边缘的音乐类型。


以一个白人的身份,推广Trap以及雷鬼音乐,乍听之下不是件合理的事情,但是Diplo这样的传奇人物,是可以跨越种族来做他自己喜欢的事情,他很坏也很勇敢,能让世界各种人都喜欢他的音乐,更能让埋在地下的好音乐得到更多鼓励与支持,大概只有Diplo才做得到吧!

参与大量合作且创作不断的Diplo曾说:“我一直以来都喜欢合作,以及当替人把控品质的角色,因为我有自己的音乐品味,也会传递给其他人、品牌,帮助他们也学习一些东西。人们不太知道我做了什麼,但他们知道我很酷。”

搞怪、耍宝,这个四十二岁的耍宝少年,作为第一批EDM Trap制作人/DJ 之一的 Diplo在全世界电子音乐领域被大众熟知,用一句“无论潮流如何变化,你老爹还是你老爹”这样的话来形容 Diplo一点也不过分。

Diplo 曾在采访中表示他能走到今天,除了足够幸运以外,还源于自己对混音和打碟的热爱,如果有一天他厌倦了这一切,他会选择回家乡开一家啤酒厂过上普通生活。


上是:Trap的王者——Diplo的相关内容。

资讯发布者

喜欢电音,跟大家一起分享交流
关注TA